192.夜话
作者:研研夏日   权臣的不老娇妻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要高于60%, 否则要48小时后可看哦!  承德二十五年,文昌侯府。

    此时正值初春, 庭院里嫩绿的小草从青石砖的缝隙中艰难的挤了出来, 桃树也吐出来点点新芽。给这光秃了一季的灰白大地染上了一些饱含希望的暖意。

    一个年逾五十的老媪穿着一件灰绿色的夹袄, 同色系的裙裾, 低着头,行色匆匆的穿行在连接内院的红漆雕花的亭廊上。

    一刻钟之后, 她才气喘吁吁的到了内院。此时,布满了皱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来一些汗珠。只是,不知是因为走得太急, 还是心中有事。

    “青嬷嬷,你怎么到内院来了?”门口把守的男仆讶异的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张平, 你快去跟老爷通报一声,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快点。”被人成为青嬷嬷的老媪嘴唇颤抖着说道。她惯常是没有什么表情的, 今日突然失态, 倒让熟悉她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是, 不知这脸上的表情究竟是高兴而激动的难以克制, 还是因难过而哭不出来。

    “可是,老爷和夫人正在里面……”张平迟疑了一下道。

    青嬷嬷着急的扯着张平的手, 道:“你快去, 是急事, 急事!”

    看着青嬷嬷着急的模样, 张平也觉得似乎事情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于是拍了拍她的手,道:“唉唉,好的,我这就冒死去给你通报一回,你别急。”

    张平是文昌侯的贴身小厮,而青嬷嬷是负责打扫外院书房的一个婆子,所以两个人惯常会见面,也比较熟悉。

    想到青嬷嬷一直在书房伺候着,一般人进不得的地方她却可以随意出入,所以张平也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做出了决定。

    说着,张平就进去通报了。

    文昌侯谢嘉融正和自己的妻子陈氏商量着给将军府回礼的事情,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来通报了。

    “侯爷,洒扫书房的青嬷嬷说有急事找您。”张平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

    陈氏皱了皱眉,刚想要说些什么,只见自己的丈夫却一脸严肃而又紧张的站了起来。然后,一句话都没有留,立马就走了出去。

    透过打开的门,陈氏看到自己的丈夫紧张的询问着一个婆子。两个人看起来都异常的激动,说着说着,就一起快步离开了。

    陈氏微微皱了皱眉,那个婆子虽然她现在不常见,但却是认识的。早些年,她曾是自家小姑身边最受宠的一个小丫鬟。只是,当小姑去世了之后,一直被老爷留在了外院书房。

    从前,她也曾怀疑过,老爷是不是要纳小妾了。然而,在她各种明里暗里的打探之下,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而且,老爷用一句“看到她就想到了自己的小妹”这句话把她堵了回来。

    后来,这个婆子嫁给了外院的一个管事,她也就没再多问。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个婆子了,只是不知,她今日前来有何事?

    “芸娘,你去打探一下。”陈氏对身边的婆子道。

    芸娘自小跟在陈氏身边,自然是对她的心思一清二楚。立马就去打听了。

    等谢嘉融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青嬷嬷在后面小跑着跟着他,于是停下来脚步等了等她。等青嬷嬷走近了之后,又挥挥手,让两个小厮离得远一些。

    “小妹真的有反应了?”谢嘉融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略显苍老的声音里,有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急切。

    青嬷嬷泪眼婆娑的道:“对,有反应了,所以我赶紧过来叫您了。只是不知道情况如何。”

    谢嘉融听了之后点点头,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着后面的小厮道:“张平,拿着我的令牌去找黄太医。”

    张平道:“是,老爷。”

    吩咐完之后,不做一丝停留的继续往外院方向走去。

    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吩咐小厮,道:“看好了,除非黄太医来了,否则不准任何人靠近书房。”

    随后,谢嘉融和青嬷嬷一起进了书房。

    走进去之后,谢嘉融在书柜上按了一下开关,原本静止不动的墙壁立马露出了一丝缝隙。谢嘉融大步走了过去,推开了那道墙。青嬷嬷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小姐没事吧?”谢嘉融急切的问道。

    一个穿着淡粉色裙裾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小丫鬟低着头答道:“回老爷的话,小姐没事。”

    青嬷嬷道:“你先出去吧。”

    “是。”小丫鬟低眉敛目的道。

    谢嘉融听罢,看向了雕花木床。

    只见雕花床上躺着一个少女,肤色白皙的近乎透明。乌黑亮丽的秀发,长长的眼睫毛如扇子一般,小巧的鼻梁,殷红的嘴唇。乍一看甚是夺人眼球,仔细一看竟是比如今京城第一美人宣平侯府的大小姐还要美上几分。

    谢嘉融心思百转千回。他的小妹,自从当年中了毒之后,已经如这般昏迷了四十年。同样的□□别人吃了,无一例外,全都死了。许是小妹体质特殊,没死。不过,也昏迷了那么多年。这些年,她身体里的毒素早已经清干净了,也一直用参片和药物吊着,但身体却毫无反应。

    难道今日要醒过来了吗?

    想着想着,却见看着床上的少女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就这么一下,却像是有什么东西挠在了他的心上。

    见状,谢嘉融激动的大步走上前,用满是褶子的手握住了床上少女的手,颤抖着唇道:“小……小妹?”

    谢嘉柔感觉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梦里光怪陆离,直到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甫一睁开眼时,感觉眼前亮堂堂的,也格外的刺眼。试了几次之后,眼皮子终于打开了。这沉重的感觉,竟像是午后贪睡陷入梦境之中怎么都睡不醒一样。

    渐渐的,待看清楚眼前的东西时,她侧了侧头,看着眼前陌生的几个人,瞬间就清醒过来。猛的就抽回来自己的手,瞪大杏眼,惊悚的道:“放肆,你们是谁?”

    说话间,谢嘉柔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她贵为长公主唯一的女儿,皇帝唯一的嫡亲外甥女,竟然还有人敢掳她?这等贼人是何等的胆大妄为!待她大哥找到她,定饶不了这些人。

    谢嘉融却没有为谢嘉柔的话感觉到难受,仍沉浸在一种极度的欢喜之中。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般,四十年了,他等了四十年,盼了四十年,他的小妹终于醒过来了。

    他的小妹会动了,会说话了,他终于有脸去底下见自己的母亲了。

    眼泪像是决堤的堤坝,汹涌的顺着苍老的脸颊流了下来。

    而站在一旁的青嬷嬷,早已泣不成声。

    谢嘉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这两个贼人见她醒过来为何会如此的悲伤难过?

    而且,她总觉得这两人似曾相识。看着他们流泪,她的心也感觉到一阵麻木的刺痛。

    “小姐,是我啊,我是青娘。”青嬷嬷一边哭一边跪倒在谢嘉柔床边的矮榻上。

    “青娘?”谢嘉柔看着面前的老妇人,不可置信的道,“这怎么可能,青娘跟我一般年纪,哪像你这般?”

    青嬷嬷听了之后却只是哭,上气不接下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嘉融哭了一会儿,这会儿终于缓过劲儿来了。向来讲究的他,这次也不怎么在意了,拿着上好的丝绸做的薄袄蹭了蹭脸上的眼泪。

    “小妹,我是大哥。”谢嘉融一开口,声音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沙哑。

    谢嘉柔却是不住的摇头,不敢相信眼前之人说的话:“不可能,我大哥风姿绰约,玉树临风,英明神武,正值年少。你们是哪里来的贼人,竟然想要冒充我大哥来诓骗我。甚是胆大!看我大哥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谢嘉融,又看了一眼青嬷嬷。却不知怎的,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甚是熟悉,的确有着她大哥和青娘的几分模样。若是他们老了,或许真的是这番模样也不无可能。

    不过,想归想,谢嘉柔依然觉得这种可能甚是荒谬。

    她不过是睡了一觉,她大哥和她的贴身侍女竟然都老成这个样子了?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骗她的!

    谢嘉融听了谢嘉柔的话,有一种世事变迁之疾的感觉,但脸上却带出来笑容,道:“小妹,我真的是大哥。你这一昏迷就是四十年,大哥自然是老了。”

    “你说我昏迷了四十年?”谢嘉柔难以置信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她甚至还记得睡觉前她和四皇子一起去大哥前院的书房玩耍,玩累了喝了一碗绿豆汤,后来感觉胸口灼热……后面的事情她就不知晓了……

    “对啊,昏迷了四十年。”谢嘉融道。

    谢嘉柔觉得事情越发诡异起来,道:“我为何会昏迷了如此久?”

    提起这件事情,谢嘉融脸上的神色就不太好看。虽然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可他忆起那些往事,依然非常气愤,思索了一下,有所选择的道:“说起来,这件事情都怪大哥。那一年,章姨娘在我的绿豆汤中下了毒,本是要害死我,却不料被小妹喝下了……”

    谢嘉柔听了这话,一是觉得章姨娘为了让谢琦当嫡子太胆大妄为,二是觉得这人竟然知道她跟大哥之间的事情。

    “就算这件事情是真的,你们如何证明你们真的是我大哥和青娘?”谢嘉柔理了理纷乱的思绪问道。

    谢嘉融和青娘对视了一眼,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很多跟谢嘉柔之间发生的事情。

    几个人正说着话,黄太医来了。

    黄太医进来之后,看着坐在病床上的谢嘉柔,一时也难掩心中的激动。他是为数不多知道谢家这个大秘密的人。

    待走近之后,黄太医一手扯着袖子,一手探了探谢嘉柔的脉象。过了片刻,激动而又安心的道:“小姐身体非常的好,没有任何问题,如二八年华一般。以后记得多晒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