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被囚之地
作者:向梦而生   我和女主在一起了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感谢每位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们~  忽的人群之中发出一阵小声的惊呼,沈夭顺着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去,却见那天边处飞来一只漂亮的鸟,有些类似于凤凰, 它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绕着测灵台飞了一圈才降落在最前方的台子上,巨大的翅膀刮起了狂风, 周遭的雾气也因此被吹散了,而站着的孩子们却没有受到波及。

    风停了,沈夭才看到那鸟背上的其中一人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外界的空气才仿佛流通了进来,显然是他已经料想到巨鸟落地之时会刮起狂风, 故而事先施法护住了这群稚子。

    11位修士从鸟背上飘然跃下,那只巨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逐渐变小,然后落在了其中以为女修的肩膀上,看得一群稚子满脸艳羡。

    前方台上其余十人对着方才出手护人的男修拱手,男修似说了些什么,他们齐齐走到石壁前,约一丈站一人。站定之后,便同领头的男修齐齐祭出一方令牌,令牌升至空中, 化作流光散落。

    只见光点散落的瞬间, 那平平无奇的石壁逐渐褪去它的伪装, 化作一面约五丈高的测灵石。测灵石流光溢彩,里面似有千万种颜色星星点点的流动着,十分漂亮。

    “沈家戊申年稚子测灵根、始!!!”

    一言扩散至整个测灵台,叫这些被测灵石的景象吸引的稚子们回过神来。

    十人一组,上台去。

    沈夭见到孩子们上台后,将手放在测灵石上,一时之间,所有的人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生怕惊扰了他们。

    过了一会儿,最右边的那位少年所在的测灵石前有反映了。只见一道淡蓝色的流光朝他手掌覆盖处飞去,然后慢慢发光,光芒逐渐沉淀,化作一片透亮的蓝色。随后它不断往上冲,先时速度快,后时逐渐慢了下来,直到超过测灵石大半才停下。

    再观其他人,几乎皆有灵根,但颜色却又二三四色,到达的高度也不如那位最先有反映的少年。

    只听依次那站在稚子旁的修士们开始依次报告。

    “沈瑞,中上等水系单灵根!”却是从最好的开始报告。随后沈瑞便被带到了一旁等候。

    “沈明,中等土木双灵根!”沈明也走到沈瑞旁边,两人显然是认识的,相□□头致意。

    余下之人又站到了另外一处。

    接下来便是第二组,这一组同样出了两个双灵根,其他人也都有灵根,如此测到了第四组,才出现无灵根者。后来沈夭才得知,这前三组皆是主家之人。

    直到第九组,沈梨她才上去了。她正好同沈夭一行人分开了。走到一半她忽然回过头来看向沈夭,正好对上沈夭从容不迫的脸,嘴角动了动,似是想笑,可到底没能笑出来。见她这般,沈夭忽然开口道:“加油。”

    声音不大,却叫沈梨听到了。她回过头,加快两步跟上了前面人的步伐。不一会儿便走到了测灵石前。

    沈夭的目光盯着沈梨,心底涌出一丝紧张。不自觉的握紧了手,直到看到有流光朝沈梨的手掌飞去才松开,掌心的痛感提醒着她方才用了多大的力气。

    金色流光、红色流光、淡黄色揉杂在一起,中间还夹杂着一缕绿色流光,是下品四灵根。

    越到后面,测出中等以上灵根的概率就越低,甚至是无灵根者也在增加。目前看来,几乎刷下了三分之一的人数。

    第十组,沈夭等人皆在此组。

    她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许多,如果没有灵根,回去的路上不知道还能不能给她一颗辟谷丹,到时候再回到五福村,他们肯定就不会再对她那般敬畏了吧?沈家还会继续养着她吗?难道要一辈子窝在村里过着米虫的生活?那死后如果不小心遇到其他穿越者,只怕会被嘲笑吧?好不容易穿到一个修仙的世界,结果没灵根没修炼也就罢了,连美男都没泡到一个……

    “沈夭,放松。”一位女修打断了沈夭没完没了的神游。

    沈夭回过神,抬头看向身旁之人,是个美女,尤其是她肩膀上站着的这只肥嘟嘟的小鸟,实在可爱得紧。

    “闭目凝神,将手附在测灵石上。”那女修被人直勾勾的盯着,有些不自在。

    “嗯。”沈夭终于发现自己的不礼貌了,收回目光看向近在咫尺的测灵石。近看才发现这测灵石更美,里面仿佛有无数的光芒朝她涌来。再细看之下,才发现这并非是一整块测灵石,约一丈宽一块,中间有一条极细的缝分开。显然,这也是一次能测十人的原因。

    伸手覆在测灵石上,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神游与发呆是沈夭的绝技,若她想要神游,那便是无边无际,若是放空自己发呆,那也是没有时限。

    红光漫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沈夭被红光刺得睁开眼睛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却见那直直往上冲的红色顿了一顿。

    “凝神!!”女修忙道。

    沈夭连忙收紧心神,抬头看着那不断向上的红色流光。红色,是火属性,哎呦呦、哎呦呦~再往上一点,再往上一点,加油呀~一股脑冲向顶端。然而最终红色流光还是在差一点的地方停了下来。

    “沈夭,上等火系单灵根!!!”女修的声音透着激动。前来帮助稚子测灵根是个肥差,但需要看运气,若是撞到手上的稚子灵根皆普通,得到的资源也就少,反之则会得到不少好东西,今日这家伙也算是叫她撞了大运了。

    听了这女修激动的话,沈夭却从激动之中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朝旁边看去,测灵石上的流光还未褪去,便看到了沈卓是金水木三灵根,沈拓是水土木三灵根,沈笙、无灵根。

    “沈夭,去那边等候吧。”女修语气温和。

    “嗯,多谢。”沈夭悠悠朝沈瑞等人那处走去。

    她这番从容姿态,到更叫人不得不多看她几眼,就连心底的那点小嫉妒都消失不见了。只觉得这人已经一步登天,再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得着的了。

    站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主家之人,他们生来便比其他稚子要高人一等,测灵根之后便更是天之骄子,可这会儿不知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压他们一头的天才来,实在叫人难以接受。可这人吧,又是个少女,还是个容貌极其娇美艳丽的少女,一时之间,还真叫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然而沈夭却不知道他们的纠结,她走了过去,定定的站在那里。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颇有几分“遗世而独立”的意味。

    又过了几组,终是到达尾声了。之后也没有测出中上等灵根,这也正常。如沈夭者,是意外中的例外。

    “沈家戊申年稚子测灵根:得入玄之地修炼者共计十八人,得入黄之地修炼者共计五十二人,无灵根者三十六人!测灵根、终!!!”

    许是刻意给了这些稚子们一个告别的时间,灵根测试之后,便又从他们回去,半个时辰之后,会有人来接他们去往他们该去之地。

    沈夭在等候传送阵时,不由得回头看向测灵台。发现那厕灵石又恢复成了一处平平无奇的山壁。

    “小夭,你、你真厉害。”沈梨想要去拉沈夭的手,却又有些拘谨。

    沈夭垂着眼帘,看着沈梨的动作,动了动手却最终没有下一步动作。心里有些伤感,可一时之间也琢磨不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传送而出,那钟声又再度响起,拂过众人身体的不适。

    沈平已经在旁边等候他们,一路带着他们走进黄金苑。一进院中,他便对沈夭拱手行礼道:“恭喜沈夭姑娘测出上等火系单灵根,望姑娘此去仙途坦荡,大道终成!”同时,他不由暗自庆幸,他待此人态度从一开始就不曾怠慢。

    “谢……”

    “长生!”

    沈夭谢字还未说完,沈卓便发出一声惊呼,众人回头便看到一脸惨白昏迷不醒的沈笙。

    “快让我看看。”沈平连忙上前从沈卓手中接过人,双指并拢指着沈笙的眉间输入一缕灵气,方才将人抱起,送入房内,这才对跟进来的孩子们说,“我送了一缕灵气入他体内护住他心脉,醒来便无事了。”

    “多谢先生。”四个孩子齐声道。

    “无需客气。”沈平叹了一口气,“测出灵根只是代表能够修炼,至于日后修为如何,便还要看你们各自所求之道。都收拾东西去吧。”

    沈夭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沈笙,心中一片怅然。回到房间,沈夭关上房门,喃喃道:“爹、娘,你们在天之灵应该得到消息了吧?你们高兴吗?应该是高兴的,我也很高兴。”

    “流光。”沈夭将鬼面蜈蚣的尸体收回了储物袋内,走过来时见沈流光已经睁开了眼,“你的伤没事吧?”

    “无事。”沈流光脸色微暖,“承言,今日多谢!”

    说的自然是方才与鬼面蜈蚣战斗之时,赵默迅速相救之事。

    “不必言谢,应当的。”原本赵默气鼓鼓的,可沈流光态度诚恳同他道谢,那一肚子气化为一声叹息,“我亦受了些伤,今日便先告辞了。”言毕,便是再也没看沈夭一眼,转身离开。

    待人走了,沈明又道:“这赵默,素来大方,怎地今日这般小气?”

    “莫胡言!”沈流光瞥了沈明一眼,率先离开。

    沈明嘟着嘴,喃喃道:“我哪里胡言了?”

    “背后不语人非!”沈驰摇头,快步跟上流光的脚步。

    沈明觉得委屈,侧首看向身旁的沈夭。

    “大约是讨厌我吧。”沈夭觉得沈明就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崽,不理的话,良心有点疼。

    闻言沈明眼睛一亮道:“你确实挺讨厌的。”

    良心什么的,真的是多余的。

    “诶诶,沈夭,你莫生气呀。”沈明连忙追喊,“初见你确实讨厌,可现在我可喜欢你了。”

    嗯,很好,这一嗓子喊得附近历练的人都听到了,于是,众所皆知:沈清亮倾慕沈夭,于无鹜山中追喊表白……

    沈夭先去交了任务,原本以她的性格,便是要等任务全部完成再来移交的,可只要想到储物袋中装着那烧得焦黑却依旧令人发毛的鬼面蜈蚣的尸体,便决定先交了。之后又跑去看了一会儿美景,洗去大脑之中鬼面蜈蚣的印象,这才去食堂吃饭,之后回房。

    房间内十分安静,她先是在窗户旁坐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之后决定今日好好睡上一觉。于是换了衣服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刚把被子盖好,眼睛都还没来得及闭上,便“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良久,沈夭这才“咚”的一身直直倒了下去。幸而此时周围无人,若是旁人见了,只怕要以为她这是走火入魔了。

    “只是巧合吧?”沈夭喃喃道。

    她之所以如此惊讶,只是因为她躺在床上的瞬间,忽的想起十分久远的一件事。同样是躺在床上,不同的是那会儿,她还拿着手机。

    仍记得那会儿她正无聊,便将自己爱看的小说的关键词进行搜索,一篇名曰《女主飞升录》的小说跃然于眼前。按理来说,这种特别正经的名称沈夭是不会点击的,可无奈她当时无聊啊。便点击了,然后就被天雷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