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第十九颗柠檬
作者:暮词   小柠檬最新章节     
    ——

    宁萌十六年来几乎没生过什么病,就连发烧感冒这些都很少。

    虽然看上去很瘦营养不良的样子,但因为宁萌之前练过一段时间空手道,因此身体素质也是达标的。

    可这一次,竟然发烧发到38度几。

    她早上还没察觉,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以为是没睡好,结果歪歪扭扭地从卧室里出来,妈妈一看到她红着的脸就知道不对。

    结果手一摸她额头,烫的厉害,当时就把她推回卧室休息,顺便向学校请了假。

    吃完退烧药以后,宁萌觉得脑子里有什么嗡嗡作响,不清醒的她却还记得要去等苏淮。

    妈妈看她这幅样子很是担心,宁萌上一次感冒好像都是几年前了,而当时也只是流了下鼻涕,没有发烧这么严重。

    平日里身体好的人,一旦生起病来就更让人担心。

    妈妈一边用毛巾敷在她额头上,一边说:“好好睡一觉吧,今天妈妈不去上班了,就在家里照顾你。”

    宁萌听了摇摇头:“我没事的,妈妈你去上班吧,感冒药我自己会吃,你不用担心我。”

    说着还努力扯出一个微笑,看上去很牵强。

    懂事是宁萌的优点,她其实从来就不是会让人头疼的孩子。

    妈妈既欣慰又心疼地摸摸她的头:“好,有什么事就给妈妈打电话。”

    “嗯。”她轻轻点了下脑袋。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嘟囔着:“妈妈……苏淮……还在等我……呢……”

    她微张着眼睛,说出来的声音显得很虚弱,像是被箭刺伤后的小鹿,听上去显得委屈又可怜。

    妈妈摸摸她的头给她一个温柔的微笑:“放心萌萌,妈妈打电话跟他说,你就好好休息一下,乖。”

    听着妈妈的声音,宁萌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上眼皮变得很沉,一阵困意袭来。

    在睡过去之前,她还小声说着:“告诉……苏淮,我不是……不等他……”

    妈妈叹口气,看了眼已经睡过去的宁萌,帮她掖好被子,这才轻声走出卧室关了房门。

    *

    从家里走出来的苏淮看到外面的路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有些发愣。

    过了三秒,他走过去,环视了一周,才确定今天宁萌没有来。

    他有些焦虑,还有种莫名的不悦。

    本来,宁萌也没义务等他,他也没义务跟着宁萌一起上学。

    这么想也没错,可是理性想通了,感性还是想不通。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是自己养了多年的宠物狗,有一天突然就跑了,消失不见,再如何他也会不舒服。

    苏淮觉得自己太习惯宁萌了,习惯到了她只要不出现自己就会觉得不适应。

    这不就在说明自己不能离开她么?

    他真是受不了被宁萌牵着鼻子走,搞得她对他而言必不可少一样。

    真是疯了。

    苏淮因为这个结论又开始烦躁,负气地用力踢了那路旁的灯柱,不知是不是灯柱很有灵性地感知到了男生的怒气,亮着的灯泡还闪了两下。

    旁边路过扫地的大妈抄着一口□□对他说:“年轻人,要有点公德心啊。”

    苏淮:……

    站了五分钟,他也不知他在等什么,最后低声说了句:“嘁。”就往街上走去。

    清晨的街道很安静,凸显出走路的声音十分清晰,而此时男生略显得乱的脚步暴露了他心情并不是那么平静如常。

    没走到两分钟,手机就响了。

    他慢条斯理地拿出来,在看到屏幕上现出的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字时,以从来没有过的速度迅速按下了接听键,然后发出一个十分冷漠的声音:

    “喂?”

    想象中女孩软糯的声音没有出现,电话那头是一道温柔成熟的女声:“喂,是小淮么?”

    只不过一秒不到,苏淮就反应过来了,他出声问:“阿姨?”

    “嗯,是我。今天早上萌萌起床的时候,我发现她发烧了,然后就给她请了个假,所以她今天就没去等你。这孩子一直嘴里含糊不清都还在说要让我跟你说,所以我就用她手机告诉你一声。”

    苏淮捏着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缩紧,好半天喉咙才发出声音:“她,严重么?”

    “不严重,就是个感冒,休息一天就会好,你不用担心去上课吧。”

    黑色的碎发随着巷口的冷风不断晃动,男生低着头逆着光看不清神色。

    他嗓子有些低沉:“好,阿姨再见。”

    苏淮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感觉更深刻了,刚才那个电话,让他同时拥有了安心和心疼这两种心情。

    宁萌不来是有原因的,可是这原因却不是太美好。

    那个印象中一直吵闹的女生原来也会生病,也会像今天一样病到没办法来见他。

    从前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身后没有人跟着,苏淮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世界是这么安静。

    安静到让人厌烦。

    巷口的风还是在吹,略过耳边的时候有点像浸过冰川的刀片,那温度低的有些不像初冬时节。

    苏淮朝身后一片漆黑的地方看去,原来她一直就是在这么冷这么暗的地方等他的么。

    好像每一次出门就能看到她的笑容,所以也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这十一年来,每一天清晨,她等了他多久。

    *

    一个人慢慢走到学校,进到教室。

    班上的人都十分惊讶地投以注目礼,其实何止班上的人,从苏淮进校门之后经过的人都十分惊讶。

    因为今天,他们第一次看到苏淮身边没有跟着宁萌。

    这是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是苏淮终于恼羞成怒将宁萌斥责走了?还是宁萌终于心灰意冷觉得这个人追不到所以放手离开了?

    思前想后,大家都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于是,所有人都在暗戳戳地等着一会儿看好戏。

    但是直到第一节上课,宁萌都一直没有来教室,大家有些懵了,这宁萌不会是被苏淮说得太伤心连学都不来上吧。

    大家又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苏淮就是不可攀。

    办公室的老师们都已经被提前通知了宁萌请假的事,所以也就没有在班上提起这件事。

    班上同学是越来越好奇了,苏淮身旁的那个位置一直空着的,人到底怎么了。

    最后,还是徐今越走过来,顶着苏淮无比阴沉的脸,问了句:“苏淮,宁萌她今天怎么没来。”

    所有人都在心里为徐今越竖起大拇指,他们从早上就感知到苏淮今天的心情差得吓人,也因此,大家都配合地避而远之。

    现在倒好,出现了一个去‘送死’的。

    苏淮头也没抬,冷冷说了句:“生病。”

    ……

    这个答案未免……太无聊了吧。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仅仅请个病假那苏淮干嘛浑身散发出杀气,还他们以为两人之间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众人失望地收回耳朵做起自己的事。

    苏淮拿着笔,心里很乱。

    他想到今早电话里说宁萌是发烧了,他想一定是早上在风口上站了太久的关系。

    这几天的天气转季最容易受凉,她还每天早上在冷风中站着,会感冒也就不奇怪了。

    真是。

    她没长点脑子么,就为了等他,活活受着冷。

    如果不是今天早上发烧实在站不稳,恐怕她还得这样不吭不响地在门口傻等着。

    捏着笔端的指节发白,苏淮有些浮躁。

    *

    第四节课下课后,苏淮将课堂测试的试卷收好准备拿到办公室去。

    以前这些事情全是宁萌在做,留给他的都是很少或者不麻烦的工作,所以他也没觉得太麻烦。

    现在下课一直走来走去的他才感受到,这班长就是活脱脱的跑腿。

    他就搞不明白为什么她那么想做。

    还有,他是不是对她太不好了。

    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对宁萌很是喜欢,今早上听说她生病了也有些担心,看到苏淮时就说:“苏淮啊,你和宁萌住得近,晚上放学你就把这些课件送去她家吧。”

    说着就递来一叠资料,各科的上课辅助材料都有。

    数学老师说:“给她说今天的作业就不用做了,好好休息,那孩子平时刻苦得很,也给她一天时间让她放松放松。”

    苏淮点头:“好。”

    走出办公室时,门口有两个面生的男生站在那里,不进去又不走。

    苏淮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往教室走去。

    那俩人往办公室看了看,其中一人拍他说:“哎呀走了,等半天都没看到人。”

    另一人不甘心:“别急别急,再等一会儿。”

    “不是我说,你就那么想问人家要联系方式啊,诶那女生叫啥来着……宁萌是吧,我记得好像是1班的,你不去教室找,在办公室这儿等干嘛。”

    那男生头还在往里张望:“她是班长,每节课下了都要来办公室的,我都看了她好几天了。”

    结果话刚说完,身旁就突然投下一道阴影,他皱皱眉咂了咂舌:“唉我说你别挡着……”

    头转过去的瞬间,对上一双冷谈透着寒气的双眼。

    男生一时有被吓到,对方站在他面前,身高比他高了足足半个头,就这样眼睑下垂,声音不带起伏:

    “她不来,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