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润玉和素素大婚
作者:恒光酱   (白浅+润玉)时光如你最新章节     
    时间一转眼,已是春去夏来。

    这一天,润玉显得格外高兴,早早出了门,往山下去了。

    素素起的晚些,屋内已经没有人,安安静静的,汲着拖鞋踢踢踏踏走到楼下,桌子上放了一张竹罩,掀开一开,里面有一张纸条并几碟小菜,正是润玉留的。

    她面带笑意,展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粥温在厨房,记得吃。

    捧着木碗,盛了一碗小米粥,又踢踢踏踏走回来,坐下用起了早餐。

    等到中午,润玉才回来,他今日情绪高涨,不同于往常的温和,面上是显而易见的笑容,一见门,上来拥着素素,“素素,我今日下山算得了一个好日子,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最近这段时间,时常见他早出晚归,素素心思通透,早就猜到了,此时也难免害羞,被他抱着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润玉低头,看到她漂亮挺翘的鼻梁,还有两排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此刻正扑闪扑闪,眨个不停。

    知道她心里紧张,润玉低声对她道,状似委屈的样子,“素素是不愿意嫁给我吗?“

    素素抬头来,两人隔得极近,呼吸交融,四目相对,润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像是被星空染过一般,清澈透亮,喊着满满的情意,素素好似被蛊惑了一般,上仰着头,亲上那两片红唇,口齿交融间,听到一声低低的,“我愿意。“

    润玉呆住了,素素却扒开他的手,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转身就要往楼上跑去。

    这时候当然不能让她跑掉了,润玉拉住她的手,一拉,揽在怀中,怀中美人,面上带着一抹绯红,含羞带俏。

    正是美不胜收的模样,四唇相接,唯留屋外黄鹂清脆啼叫。

    两情缱绻,耳鬓厮磨,正是情深意浓之时。

    润玉算得的日子是五月十八,端阳节过后,天气不冷不热,正好合适。

    两人自从表明心意后,越发甜蜜起来。

    时不时一起去集市上,采购些物品,出门也定是手拉着手,同去同归。

    润玉又为素素在集市上最好的店子定了一身嫁衣,原本素素想要自己绣的,但是他怕素素累着,伤了眼睛,说什么都不肯,缠磨了好半天,素素才同意。

    绣娘做的衣服比素素自己做的更为精致,大红的裙摆上,绣满了艳丽的牡丹和蝴蝶,那张平日里素面朝天,美如清莲的小脸上也上了精细的妆容,更显得她艳比姚黄。

    素素摸着崭新的嫁衣,心中欢喜。

    两人的婚事就在小竹楼里举行,素素没有亲朋好友,润玉自然也没有的。

    到这并不影响他们对成婚的期盼,不过短短几日,平日里稍显简陋的竹楼已是打扮一新,许多破旧的地方都被润玉巧手修好了,门窗上贴了喜字,又剪了百年好合的窗花,扎了红绸,门口横梁上还挂了两只红灯笼,是素素亲手扎得,润玉在上面写了两行诗,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素素虽不解其意,但听润玉念了一遍,觉得十分美,又亲手把灯笼挂了上去。

    一切准备就绪,转眼就是婚期,这一日清晨,润玉在竹楼中东翻西找,素素问道,“润玉,你在找什么。“

    润玉道,“你可知道你的户贴在哪里?“

    这户贴就类似于户籍证明,素素平日里都不甚在意,她不出远门自然也用不着,疑惑道,“要户贴做什么。“

    润玉道,“我们既然成婚,自然要去衙门登记,领取婚书的。“

    两人翻箱倒柜半天才在一个柜子角落里找到了这户贴。

    原以为润玉游学跌落山里,身上必定是一无所有的,没想到他居然还随身携带了自己的户贴,一拍即合,两人一起牵了手,往镇上的府衙上去,走到半路,眼见就要到府衙了,素素拉住他,沉默了一下道,“润玉,你真的想好了娶我吗?”

    素素道,“我只是一个孤女,而你是世家公子,出门好,地位高,日后要是你家里人不喜欢我怎么办。”

    润玉当然想到过这个,“无妨,你是嫁给我,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天涯海角,都由我们两个去,其他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素素又道,“我不会相夫教子,平日里饭菜都做不好,你…”

    润玉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既然嫁给了我,我在一日,就护你平安康健一日,我会做饭给你吃,为你洗衣,让你欢喜,我会照顾你。”

    素素愣了愣,翕了翕嘴唇,心里惴惴不安,又不知该问些什么。

    润玉微微一笑,“素素,相信我。”

    素素跟着他,往府衙去,也许,润玉会是个良人。

    她想了想这些日子,又忍不住笑起来。

    府衙今日人不多,在这小镇上,住的人就那么多,也不是日日都有许多人成婚的。

    二人递上户贴,那办理事务的老先生诧异的看了一眼他们二人,低下头去,匆匆为二人娶了婚书,又递给他们纸墨笔砚,让他们在一旁填写。

    素素这才知道润玉教她读书写字的根本原因了,这婚书上的内容居然是要自己填写的,当然也有那些不识字的人家会花些银钱去请别人帮忙写好,不过那样做,又失了一分成婚的庄重感。

    她学字时日尚短,有些生僻字还不认得,就问润玉是何意思,润玉一一指了解释给她听,二人低头絮语,一封短短的婚书,写了半个多时辰。

    那老先生见了婚书,又看了两人户贴,心中叹道,也不知这小妇人是何来历,能嫁给苏公子,得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办这个婚书是需要工本费得,一共是九个铜板,也不贵,素素从口袋里摸了钱出来缴了,润玉站在后头看着她。

    昨日夜里,润玉忽然拿了一个小包裹给她,说是近日来他赚的所有银子,素素数了数,一共有二百多两,在这偏僻小镇上,已经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素素不肯接,又将包裹还他,润玉拉着她道,“素素,明日你就是我的娘子里,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这银子自然都该交给你管理的,这是咱们的养家钱。”

    素素被他逗乐了,又数了五两银子出来,“这是我们两日常的开销的,其他的要存起来。“

    “存起来做什么?“

    “若是咱们有了孩子,开销可就大了,自然要好好攒钱啦“,素素数了数手里的银子道,忽然觉得自己哪里说的不对,捂着嘴看着他。

    “原来素素,已经在为我们的孩子打算了啊“,润玉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笑得促狭。

    素素羞得不行,作势要来打他,又被他抱了个满怀,两人又是亲亲我我了一番。

    接了婚书,又按了手印,这婚事就算是成了,得了官府衙门的认可。

    两人并排着走出府衙,素素还有些神奇恍惚,她就这样嫁人了吗?

    润玉握着新鲜出炉的婚书,一颗心落了地,终于终于,娶了她,哪怕只有这一世的缘分,已是足够了。

    回到小竹楼,素素上了楼去,换了新嫁衣,坐在铜镜前,又画了一个妆,描了眉,取了胭脂,点了双唇。

    将三千青丝一点点梳顺,簪成一个妇人髻,带了润玉特地让人打造的发冠,正是盛装红衣。

    一直到夜静时分,润玉在楼下点起了红蜡烛,抛弃了往日的油灯,蜡烛的光芒红艳艳的晃眼,素素拎着裙摆,缓缓从楼梯上下来了。

    今日,整个小厅中都是亮堂堂的,润玉一身红袍加身,头带玉冠,品貌非凡。

    见了她,润玉露出一个璀璨的笑容,“素素“,两人十指相握,指尖交缠。

    两人没有亲朋观礼,也没有长辈需要拜谒,只摆了香案,对这远处的东荒大泽,三拜九叩,就此许下誓言,一生一世永不相离,结为夫妻。

    饮过合欢酒,润玉又在屋外点了鞭炮,劈里啪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带来了热闹的声音。

    二人的生活似乎还与从前一样,吃了些饭食,润玉打了水来,仔细帮她摘了头上的发冠,看着她今日上了妆的面,发了一会楞,喃喃道,“娘子真好看。“

    素素见他夸奖自己,又道,“相公今日,也是极为俊秀,风姿不凡。“

    两人互相吹捧,又都捧着肚子笑开了。

    闹了好一会,润玉才一点点帮她去了面上的妆,低头,含了那被水净透的双唇,轻捻戏弄,水乳交融,一时间,二人气喘吁吁,正是良辰美景之时。

    小楼外依旧寂静,屋内正是被翻红浪,好一番颠鸾倒凤,直到天微微擦明,才渐渐云收雨散,真正安静下来。

    阳光照在窗台的书案上,上书,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嫣婉及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