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放水
作者:经典面具   天择训练场最新章节     
    “嗖——”

    两条血丝迅速缠绕住了邋遢大叔的腿,

    这一次尤其顺利,轻易就将邋遢大叔给捕获了。

    这也是苏牧也没想到的,刚刚不是跳的很欢吗?难不成体能这么快就耗尽了,如果是这样,未免有些让人失望。

    他们这种级别的看客虽然不说珍贵,但是在巅峰蓄势,随时都可能突破到资深者的顶级看客,还是有点价值的。

    苏牧也不想这么草率就结束战斗,他可不是来混任务的,而是必须在这几场竞争中感悟更多才行。

    “包。”苏牧轻轻念叨了一句。

    所有的血丝朝着邋遢大叔包围而去。

    这是附带吸血功能的血丝,一旦沾染上了皮肤,就会自然而然的依附自血管内,不断的吸取其中营养。

    一旦邋遢大叔被围住,就算他的肉身再强,能源再充足,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人干。

    可邋遢大叔明显没有苏牧想得这么弱,不等那些血丝包围上来,邋遢大叔就已经动手了,他以力破道。

    一圈挥去,前方数十道血丝都被强大的力道给抽散掉了,其拳风虎虎生威,与之一起的罡风更是强劲无比,直接一下就那些散掉的血丝全都撕碎。

    “你不想跟我碰也得碰,哈哈。”邋遢大叔笑得很开心,就是专门找你弱点去斗。

    看看谁先撑不住。

    苏牧轻笑道“哼,大叔,我可从来都没敢小看过你啊,作为可以离开地球的人,自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批人类,我又怎么有胆敢小看你呢。”

    就在邋遢大叔已经靠近了苏牧时,那些已经被他拳风给撕碎的无数血丝恢复得极快,只是这一次它们没有再变成血丝的形态,而是所有的血液就凝聚成了一块盾,挡在了苏牧与邋遢大叔之间。

    “碰——”邋遢大叔攻击进去,确是全然无用,

    别说想要进攻苏牧了,就算只是想刺破这扇盾牌也是极难的事情。

    “血液既然时液体,那就最容易塑形。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打在棉花里的感觉啊!”

    苏牧看似轻松,却也是满头大汗了。

    他要一边观察捕捉对手的踪迹,还得分出精神来控制这摊血族能量,将其施展成各种形态。

    顺便抵御住进攻。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至少对现在的苏牧来说,一心二用,还是在一不小心就会丢命的竞技场上。

    “年轻人,别说大话,谁会笑到最后可还不一定呢,你们总觉得这是属于你们的年代,想要弄出些事业来。可要不是有我们这些人替你们扛着,又岂会这么幸福呢。”

    邋遢大叔不在意的收回了一只手臂,两只手并用,看似很随意的挥舞了两下。

    可苏牧面前的那扇血红色的盾牌上却出现了一丝丝裂痕。

    这时苏牧才注意到,邋遢大叔根本就不是想去破坏盾牌,而是毁坏他一部分的血族能量,或是称为掠夺也行。

    面前的这扇盾牌便是缺少了同等质量的维持才会出现这样的裂痕。

    可现在苏牧就算想再调动血族能量去修补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他要是再做出一举一动,就可能会被邋遢大叔偷袭。

    一旦他的精力有稍微的松懈,这扇血族能量凝聚的盾牌就会在一瞬间被攻破。所以他只得苦苦的维持着这场辛酸的战斗。

    “给我破。”邋遢大叔双手一同收回。

    即将再次去毁坏这扇盾牌。

    苏牧脸色显得极为狰狞,他快被逼得撑不下去了,还好邋遢大叔同样也有些力量失控。

    其把握程度就远远不如刚才。

    赶紧趁着这个好机会,连忙伸出手去,将血族能量传递其中。

    那一点邋遢大叔好不容易才搞出来的裂痕就这样一下就被填补了。

    苏牧还未收回手掌,邋遢大叔便也将粗壮的手掌往盾牌上拍了好一下。两人的手掌只隔了一块盾牌罢了。

    事实上,并没有这么暧昧。

    当邋遢大叔的掌做爪状时,竟然直接破开防御,朝着里面捏去。

    强大的力道顿时使得这块血族能量盾牌出现了一个不小的洞口。

    苏牧想要缩回手去,可是已经晚了,邋遢大叔的那只大手毫不客气的扣住了苏牧的手掌。再随着一捏。

    “喀喀喀……”苏牧的手掌发出了骨头碎裂的响声来。

    只是作为当事人的苏牧,确是仍然面无表情。

    好像这只快要碎裂的手掌不是他的一般。

    “裂……爆……”苏牧的嘴里依次吐出了这两个字来,这时的他像是突然受到了刺激似的,那双妖异的眼睛也夹杂着一丝邪恶的韵味。

    “轰——”

    一声巨响之后,在这片茫茫的太空中,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次爆炸而已。

    哪怕随便一块陨石掉落星球的力量也绝不止如此。

    那块血族能量汇聚而成的盾牌直接炸裂开来,苏牧的血族能量像是无数颗弹片,依次刺入了邋遢大叔的身体里。

    因为他离得最近,所以爆炸的后果就是他遭受的伤势最重。

    至于另一位,则随着刚刚的爆炸一通引爆剩余的血族能量,苏牧好不吝啬的引爆他体内强大的力量,所有的伤害都附加在了邋遢大叔身上。

    “滴滴……滴……”两人再次被强行分开。

    邋遢大叔捂住了身上的一处重伤处。

    不断有血液从他身上滴落。

    这些鲜红的液体是证明他也受了不轻伤势的最好证明,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刚刚的苏牧实在太过拼命了,明明那些血族能量根本伤不到他,可是为了让邋遢大叔伤上加伤,苏牧就只能这么干,也必须这么干。

    “已经有多少年了,我没有流过血了,哈哈哈。今日居然栽到了一个看客身上,你应该感到荣幸。

    你是我亲手挑出来的下一届管理员,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是够强,真够强啊。单论积累量,就得有多少资深者不是你的对手了。

    还有这份胆量,不愧能活到现在,怕死之人恐怕早就死了。”

    邋遢大叔的声音具有磁性,其实他现在已经很虚弱了,连发出的声音都有一丝颤抖。

    站在原处让血族能量自爆的苏牧还是停留在原处。

    只是这时,他的脸上被溅了一脸的血,一颗一颗,密密麻麻的。

    这不是他的血液,都是刚刚邋遢大叔受伤的血。

    他没想到原来这样就可以破局了。苏牧完全是带着必死之心去战的。就算是战死在此那也没什么好说。

    苏牧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污,若无其事的说道“怎么了,不就是一点小动静,至于这么惊讶吗?”

    “哼,不过只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罢了,你可不比我好多少,自爆本源,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拿来的自信跟我斗下去。”

    刚刚苏牧的确是自爆了一部分的本源,可这都是没关系的。

    每一关都一样,只要赢了之后书屋自然会给你奖励了。

    起码复原本源和伤势都是必须的。

    刚刚差点连命都没了,那还保留个屁的实力啊,直接开战就行。

    两人的目光交汇,似乎在进行一些只有对方才知道的交流。

    谁都没有立刻再次主动发起进攻。似乎需要一个小契机才可能让两人继续打起来。

    位于宇宙之间,星河若滔天大水将一切都淹没了,这里每一颗星球都只是沙漠中的一粒沙。

    是如此的渺小,他们也同样如此,能够在这个浩瀚的世界中战斗,无论是获胜还是失败,都不算什么坏事。

    赢了可以满足心愿。若是输了,大不了让尸身在太空中漂流一辈子。

    那倒也不失为一件极为浪漫之事。

    终于,在苏牧的眼睛微微眯了几下后,便再次主动出手。

    他眸子里那股妖异的血红一点点退散掉了。

    他的状态已经变得极为不稳定,可身体能够承受得住是一回事,战斗还在继续也是一回事。

    这么两回事加在一起,就算是不高兴不理解那也就没办法了。

    “小年轻,不懂规矩,净特么乱来。搞出事了还得要老子出面。搞死你啊!”

    邋遢大叔嘴里连连飙出了好几句脏话,似乎是对苏牧很不满。

    苏牧倒也不恼,手掌在半空一拍,又是好几十根血丝喷出,苏牧这是铁了心了要缠死邋遢大叔,不给他半点机会。

    “要打就打,别特么的耸,哪怕你只是复制体而已,别让你主体蒙羞。”苏牧冷冷说道。

    那几十根血线似天罗地网,不把邋遢大叔给困死在里面觉不罢休似的。

    “想搞老子,不跟你玩了,哈哈哈。”邋遢大叔的脸上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虽然这样的笑容跟他的年纪不是很相符。

    “噗噗噗噗噗————”那几十条血线没有一丝阻碍的全都刺入了邋遢大叔的体内,无一例外。

    而邋遢大叔也没有半分想要躲闪的意思。

    大概就是觉得死了便死了吧!

    苏牧没有作为赢家的自觉,嘴唇完全平行,笑不出来。

    刚刚那一次交换眼神苏牧就已经知道了这个老货想干嘛了。

    不战而胜,挺没意思的。

    “小家伙,给老子记住了啊,江州市管理员,你要是拿不下来就给老子赔命,知道了吗?

    为了你,老子连命都不要了。要是在底下见到你,别怪老子手下不留情了。别给我这个报仇的机会,混蛋。”

    邋遢大叔骂骂咧咧的忍受着最后的痛苦,却笑着被数十道血线穿透。

    最后,邋遢大叔还是死在了苏牧的手中。

    这位强者的复制体,也跟他本人一样有个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