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战
作者:玖初拾   不负家国,不负卿最新章节     
    午时一过,北蛮部落西面巨大的空地上汉人军卒整整齐齐的一字排开,烈日骄阳下整齐排列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对手的到来,每个人眼中都燃烧着一种狂热,战意沸腾,静静地等待着对手的到来,空地边上是挤满的北蛮人,有勋贵有平民,唯一的区别无非就是勋贵在侍卫的护卫下占得地方大了些,其中北蛮王比较蛮横的霸占了视线最好的位置,搭起了凉棚,言明生率兵刚到,北蛮王便紧随其后的带着人到了一同到的竟然还有皇帝派来的使臣,也就是日后北蛮部落州府的负责人,此官乃是一文人名叫朱正廷,是杨愔一手培养起来的年轻一辈文人中代表性的人物,此次杨愔让他随驾来北蛮其实就是要历练他的意思,他自己心中亦是明白,所以此次随驾出征,表现可圈可点循规蹈矩深得高欢圣心,加之高欢有意提拔,便接手了这次北蛮的迁移,以及部落驻扎人员的调配安排,此次言明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于公于私他都要来看一看的,况且本就有皇命在身

    言明生道的早,麦尔蒙也没有让他失望,午时三刻一过,他便带着自己的人马前来应战了,初时接到言明生的战书时,军师麦尔蒙既惊又怒,惊的是言明生为何事先没有一点征兆的就向自己发起了挑战,怒的是言明生虽是约请切磋,但是战书的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不可违逆的味道,自己不止不能拒绝还必须要应战,恼怒过后细细琢磨,又有些惊骇,因为他觉得言明生应是知道了他劝北蛮王投降的真正目的了,所以才会有了切磋这一说,麦尔蒙之所以会想这么多是因为他从言明生的战书上嗅到读到了死亡的味道

    麦尔蒙将自己能点的兵将全部点齐了,甚至暗中向自己拉拢的人发出了求助,明面上麦尔蒙是带领了一些亲随、侍卫但实际上他将他这些年所招揽的能带的能人异士全都带上了,就算如此,还是顶盔掼甲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当他出现在言明生的视线里面的时候,言明生扑哧就乐了,他不是不明白麦尔蒙的小心翼翼,但就是忍不住笑,看看自己一身武士服,再看看把自己裹得像只熊一样的麦尔蒙,摇摇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慎重的!切磋武艺点到为止,您这样我倒是更加不敢不出全力了,既然如此,那么此战死生自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言明生本就声音清朗嘹亮,此时更是提着声音说话,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谁都知道今天会有一场好戏看,却没想到会是一场打生打死的大局面

    对面的麦尔蒙听闻言明生这话狠狠一怔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个言明生这一步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与突厥征雷的关系他已经全都知晓了,就连自己与征雷策划的事情他也都是知晓的,想到这些,麦尔蒙心中一阵苦涩,自己已经算是万般小心了,为何还是走漏了消息,看来今天这一幕言明生是早就策划好的,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今日能否活命,就看天意了,至于之前与征雷所谋之事,希望更是渺茫了,长叹一声,望着言明生探究而狂热的一塌糊涂的眼神,缓缓点头……

    麦尔蒙的同意自然是再次引起了一片哗然,在所有人看来切磋是一回事,而生死战又是另一回事了,不管是言明生提出了生死战还是麦尔蒙同意了生死战,北蛮最有权势的那几位全都保持了沉默

    双方在裁判的主持下各自缓缓后退排兵布阵,半柱香后落旗为令,决战开始,生死自负,在对决还未开始的时候胜负已然分明,言明生这边的单兵拉出来每一个都比不上麦尔蒙那里的任何一个兵将,但是对将领命令绝对服从,令行禁止,反观麦尔蒙那边,虽然各个实力强劲,但是基本没有服从管理的人,要么是心高气傲,要么就是各自的主子之间积有旧怨,根本无法和平相处,所以在那半柱香的时间里,无论麦尔蒙如何东奔西突整队喊号,到头来整个队伍依旧是乱哄哄的,看着言明生那边已经整齐的摆出了迎敌军阵,麦尔蒙面若死灰的叹口气,不再费心思去整顿了

    言明生这边看着麦尔蒙那边乱糟的阵型,不仅没有如同部下那般高兴,反而脸渐渐绷起来了,越绷越紧,本来也很开心的言陆在看到言明生的脸色之后,虽然不解但出于对言明生的了解,仍然呵斥了闹哄哄的部下,思索再三也想不出什么缘由控着马,走到言明生的身旁“主子!?”还未说话就听到言明生说道:“下严令,警戒等级最高,传话下去,谁如果再因为对方阵仗不整齐就因此放松警惕,搭上性命就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就算活着回去也别在我疆北军中呆了,爱去哪去哪!!!”

    言明生剑眉紧皱,不怒自威,鬓间乌丝随风飘扬,眼底一片慎重,紧抿的薄唇告诉了言陆言明生此时到底有多谨慎,见此情景,言陆也顾不得旁的了,调转马头回去传令了

    等言陆再度回转到言明生身旁的时候,不等他开口问,言明生便说了“以后若再碰到着啊中情况万万不要轻敌,狮子搏兔亦用尽全力,更何况我们对面那里是一只兔子啊!”

    “少爷,虽然麦尔蒙是北蛮的军师,手段与智计定然不止如此,但这毕竟是他匆忙间拉起来的一支队伍,甚至都未事先磨合过,咱们的将士们会轻敌也是难免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所说的情况你觉得可能会出现在北蛮军师麦尔蒙的身上吗?”言陆哑口无言

    惫懒的人给自己放了个假,还是不满意还要改,不厚颜求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