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
作者:一夜从灯   小少爷最新章节     
    江巍将顾序从练习室拉出来后, 一路上顾序脸色都沉的可怕,最后干脆直接甩开她的手, 冷着脸大步走在她前面不去理她。

    江巍知道, 他这个样子是真生气了。

    她虽然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顾序和叶子舟会打起来。但以她对两个人脾气的了解, 多半是顾序不占理。

    所以她也没深究,想着快点拉顾序回去,免得两人再动手,顾序毕竟手伤还没好, 不能与人打架。

    她本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看到顾序又是伤口开裂又是被她气到极点的样子, 她又有些不忍心。

    也罢, 她今天就当他还是个小孩, 去哄哄他吧。

    江巍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喂, 顾序你能不能慢点。”江巍跟在他身后喊。

    顾序没理她, 脚步飞快。

    江巍跟在后面,好不容易跟上了, 她扯住顾序的衣角。

    “别那么快,一起走好不好。”

    这算是江巍难得的服软语气, 声音轻轻的,带点儿诱哄。

    要是平常江巍能这样跟他说话,别说一起走, 就算是要他顾序把人扛起来, 他也能撒腿狂奔。

    但现在顾序正在气头上, 并且他知道自己暴躁生气的点江巍根本无法理解,所以他更憋屈。

    其实别说江巍,就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

    那种血气上涌,失去理智的举动他这辈子都只因为她体会过。

    “不好。”顾序冷冷道,把她拉自己衣角的手扯开,继续一个人冲在前面。

    江巍头疼,完全不懂他到底在跟谁较劲。

    他生气不理人,她也只能跟在后头。

    “顾序,我刚才看你手上的伤口裂开了,咱们快点回去包扎一下。”

    江巍这样说,顾序却转身去了学校后街的一家夜宵店。

    他坐上了桌,老板娘殷勤地迎上来:“帅哥啊,要吃点什么?”

    顾序:“小龙虾、大闸蟹、烤鱼各给我来一份,多放点辣椒,越辣越好,再来几瓶冰啤酒。”

    “好嘞。”老板娘听了后,在菜单上记录下来,正打算报给厨房,这时候江巍跑过来,拉住了她。

    “老板娘,抱歉,他手上还有伤,不能吃这些。”江巍低声给老板娘赔礼道歉。

    老板娘狐疑地打量了一眼顾序,发现他手臂上确实还包扎着纱布,并且纱布上隐隐透着血迹。

    “哎呀,这位小帅哥啊,你养伤点那些东西干啥,这不糟践自己吗?你年纪轻轻长这么帅可要好好珍惜自己啊。”老板娘苦口婆心地劝道。

    顾序眉头蹙起,神情不耐:“叫你上菜就上菜,我又不是没钱。”

    说完还特土豪的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卡,对老板娘说:“这卡里有十万,你们这多贵我都消费得起,快点给我上菜。”

    “这……”这摆明就是在闹脾气,要是别人老板娘早就轰人走了,但顾序年纪看着不大,又帅气逼人,老板娘不忍心赶他走也不忍心给他上那些会害了他的菜。

    江巍听到他说这些话感觉头上青筋跳动,一突一突地抽着疼。

    她忍着要揍顾序一顿的冲动,对老板娘陪笑脸。

    “不好意思啊,他今天脑子不太好,我这就拉他走。”

    “走什么走,我不认识她。”顾序冷哼声说。

    江巍勾着他没有伤的手臂,把人硬拖起来。

    “我认识你就行!”说完把他桌上的卡给他塞回裤兜里,然后强行把顾序拽离了夜市摊。

    就在顾序再次傲娇着甩开她的手时候,江巍也生气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序:“你不是要护着你们社团那个小子吗,那你去啊,管我干什么。”

    江巍:“我哪里护着他了,我是怕你伤到自己好吗!再说了,你说说,你为什么打他,你要是能说出个正经理由来,你这脾气尽管朝我撒,我受着!”

    “他想轻薄你!被我看见了!”顾序提起来这个就暴躁。

    这位少爷对自己的占有欲有多强江巍大从小到大也能感受到一些,于是她又道:“那你可是看见他对我做什么了?”

    “我!”顾序顿时哑口无言。

    因为他确实没看清,他当时走过去时只看到江巍躺在那,然后叶子舟蹲在她身边,靠她特别近,手好像还不安分要往她脸上摸去。

    “你是不是想他对你做什么。”顾序动起怒来就开始口无遮拦。

    江巍冷着脸静静看着他:“顾序,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这位少爷喜怒无常,发起脾气来不管不顾连自己的身体都能拿来开玩笑。

    江巍身心俱疲,顾序这生过得太顺遂,不开心了或者受委屈了,就能肆无忌惮发泄。

    但她呢?

    江巍想起那天江平逼着自己跪在院前承诺绝不能对顾序产生非分之想的场景,只觉得自己与眼前这位少爷是云泥之别。

    她是就算打碎了牙也能混着满口血不声不响往肚子里咽,顾序在她面前却是受了点委屈就大肆胡闹的孩子。

    顾序看着她平静的脸,走了过去,他捏住她的下巴,眸中寒光四射。

    “我说什么,做什么。你在乎吗。”

    “江巍,这些天我怎么对你的,你感受不到?”

    他手用力,使她被迫抬起头来,他想让她看看,他眼中的痛。

    “还是你感受到了,也就当没看见。”

    两人四目相对,情绪暗涌。

    顾序低头,朝她靠近,抬起她的下巴就要亲下去。

    就当他快碰到她唇的时候,江巍眼中闪过慌乱,然后迅速把顾序给推开。

    她这个动作,顾序就得到了答案。

    他的眼神比刚才更冷,还带了丝受伤,最后他低声笑了下,像在嘲笑自己痴心妄想。

    顾序在手插回裤兜,冷声道:“江巍,你不接受我没关系,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多久我都等得起。但你要是敢喜欢上别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说完顾序没有再纠缠,而是转过身继续朝前走。

    “等等。”江巍在背后喊住他。

    顾序停住脚步,背对着她。

    江巍说:“不管怎么样,你自己的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再怎么样也不能拿自己开玩笑。”这才是江巍生气的地方,哪有人生病故意去吃那些加重病情的食物的。

    顾序:“我是不是说过,只有我未来老婆才能管我,你不想当,就别管我。”

    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过了许久,江巍还站在原地。

    刚才顾序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她差点就想说:“顾序,你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忘记自己还有个未婚妻了吗?你的未来老婆另有其人,为什么还一定要霸占我的一颗心。”

    但还好她忍住了,因为她害怕如果自己也失去理智,那她将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