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作者:不是红糖   这猫没法当了[穿书]最新章节     
    看到这行字的宝贝不小心触发了结界喔, 请有效购买or等段时间  弥苼性情温和, 不会轻易伤人, 而这只母弥苼, 还是一只刚刚生了宝宝的弥苼, 或许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幼崽,才做出了疯狂的反击。

    这些推断都是根据当初勘察现场和事后伤势判断, 得出的结论, 西泠听了很是不忍, 问:“为何那人无故要拔弥苼的角?”

    知鹤罕见的犹豫了一下,道:“此事本不应该同你讲, 不过既然是你发现了尸体, 已经牵涉其中, 我便同你说了, 但你不可外传。”

    西泠忙应道:“这是自然。”

    “弥苼的角, 是制药的良方,是可以增长功力的灵物。”

    这一点,其实西泠早从《问魔》里就知道了的,但此时知鹤如此一说,他立即把所有讯息联系到了一起,之前不懂的关节忽然就想通了。

    果然,接下来知鹤说道:“将弥苼的角入药做成灵丹, 助人增长功力的方法, 最一开始, 是从妖界流传出来的, 而早前,归元派里也发现了,有弟子暗中苟合妖界之人买卖此药,妄图靠它修炼一步登天。”

    “而,眼看临江会将至,定是有弟子按捺不住,生出异动。”

    西泠心中亮堂了大半:“所以,是妖界的人会制那种丹药,并想通过此药牟利卖给归元弟子,而归元弟子也暗中猎杀弥苼,取角和妖界之人交易?”

    “不错。”

    “太过分了!”西泠愤慨。

    知鹤亦无奈,拍了拍西泠的肩以作安慰。

    西泠记得《问魔》里提过那种药,那药短期内的确可以激发灵力,但副作用非常大,跟兴奋剂差不多,但是还是无良版的兴奋剂,要不妖界的人干嘛不自己用,还舍得卖给修者。

    西泠问:“师父,那现在怎么办?”

    知鹤道:“临江会上,一定要揪出所有偷用了这种禁药的弟子,严加审讯,定要断了这条生意链。”

    西泠点了点头,又问:“可是怎么揪出他们?”

    “这个你就别管了,”知鹤道,“你自己也好好筹备临江会吧,到时候,可不要让为师失望哦。”

    噫,突如其来的鞭笞。

    西泠顿时愁眉苦脸:“是。”

    西泠请退后,被告知姜昭游又来找他。

    这段时间姜昭游没少来找他,按说两个男子间的友谊再正常不过了,也不懂为啥每次通报的弟子都冲西泠挤眉弄眼的,仿佛以一种“你男朋友来找你了”的表情在暗示。

    西泠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有什么行为惹人误解,丝毫回想不出来,完全不懂那些弟子为何那样想了。

    姜昭游见到西泠,兴致不错的样子,拉着他到屋里去——来的多了,姜昭游快把西泠的卧房当自己的卧房了。

    关上门,姜昭游从怀中拿出一只朴实无华的小木盒,放在了桌上。

    “这是什么?”西泠霎时奇道。

    姜昭游把小木盒往他跟前推了推。

    “给我的?”西泠有些讶异。

    “嗯。”

    西泠感到新奇,接过了盒子,轻轻揭开,里面躺着一颗淡褐色的丹药。

    “这……这是?”

    姜昭游道:“此药有助你修为提升,你快吃了吧。”

    西泠一惊,“提升修为的药”几个字此刻在他脑中正是高亮敏感词汇,骤然被姜昭游提及,还拿来这么一颗药摆在面前,西泠下意识就想到了那禁药。

    “这……这……这是什么药?你怎么会有?”

    姜昭游道:“这你就别问了。”

    西泠一时间冒出冷汗:“那为什么要给我?”

    “临江会就要到了,我听说……你若是不能顺利通过考验,知鹤峰主就无法顺理成章收你为弟子?”姜昭游眨了眨眼,“所以……”

    西泠听了简直受宠若惊,姜昭游怎么会对他这么好!问题是,这个好现在看来有点惊悚啊,他有些瑟瑟地将木盒放回去,推开一点:“别、别了吧,这样不好。”

    姜昭游笑容一凝:“为何不好?”

    “这药……”西泠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坦白,“你实话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药?你怎么得来的?”

    西泠问的严肃,姜昭游也察觉出他语气的不对劲,目光定在他脸上,看了半晌,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什么意思?”

    西泠眼神快速游离了一下,低头咳了咳:“你别误会,我只是担心……”

    “误会?误会什么?”姜昭游道,“误会我给你送禁药?”

    西泠一惊,猛地抬头:“你,你也知道禁药的事?”

    姜昭游安静看了西泠好半天,唇边浮出一丝难看的笑:“看来你真是这么想的?”

    求生欲使得西泠疯狂摆手:“不不不不是,我就是,那个,问一下……”

    姜昭游猛地站起身,从桌上抄起小木盒,掉头就走。

    西泠这下也知道自己坏事了,人家好心给他送好东西,之所以不说路径,可能只是不想自卖人情,他倒好,之前还指责那个苑主无故怀疑姜昭游,现在自己也率先质疑他。

    西泠“呸呸”拍了自己嘴巴两下,慌张起身去拦姜昭游,只抓住了他的一截袖角,被姜昭游振袖甩开。姜昭游往外走出两步,脚下一顿,又转身将那木盒随手扔在了地上,冷声道:“要是怀疑我,你尽管去查好了,看看我送来的是不是禁药。”

    西泠额上豆大的汗,火急火燎捡起那只小木盒,那袖子擦了擦,说道:“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要辜负你的好意,药我收下了,我相信你!”

    “相信我?”姜昭游摇摇头,“不,别相信我。”他微微侧过头,半张脸庞隐没在阴影之中,他道:“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你不用道歉,你玄华峰高风亮节,不适合我这种人再来了,告辞。”

    说完他推门就走,西泠被他那最后一句话的气势吓到,一时间没敢再追上去。

    姜昭游说得对,他或许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待自己看重的人,却从来都是真情实意,现在他好像走运地被姜昭游划分到看重的人的行列了,可是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呀!

    西泠再次抽了自己一嘴巴,懊恼地抓抓头发,他摊开手,低头看着小木盒,内心十分复杂。

    其实就连方才姜昭游生气,他的第一反应仍是:糟糕,男主发威啦男主要记仇啦,自己以后会不会倒霉呀。

    可是姜昭游临走时那一眼,让他忽地愧疚万分。

    他一直在把姜昭游当成一个……将来会堕入魔道的《问魔》男主来看待,事事都先以恶来揣度他,自己没有几分真心,却因为巧合和运气被对方真心以待了,真是不公平。

    惹得姜昭游生气也是早晚的事,冲着这颗一看便来之不易的丹药,他也应该好好和对方认个错。

    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现在,姜昭游还不是那个杀戮四方的魔。

    西泠重新打开了那只小木盒,静静看了半天,取出这颗淡褐色的药丸,放到鼻尖嗅了嗅。

    不难闻。

    希望不苦吧。

    他将药含入了口中。

    那丹药立即消作一丝清凉化入口中,流入咽喉,沁人心脾,西泠霎时就感到灵力充沛,神清气爽,能扛起十头牛绕后山跑一百圈!

    真是好药。

    但是西泠好像高兴的太早了,一个时辰后,不知怎的西泠开始腹痛,然后便开始高热不下。

    天呀,这到底是什么药,有副作用姜昭游怎么没早告诉他,是不是走得急没来得及说,真是害苦他了。

    西泠一下子病倒,又害怕万一真是那药有什么问题,又不敢惊动知鹤,只好自己默默忍耐。

    只觉得当真是自作孽。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西泠穿过来以后,猫猫一只,身强体壮无病无灾的,他差点以为修仙世界没有感冒发烧。

    可是他这一病就病了小半个月。

    居然一直病到了临江午桥会的那一日。

    而在此期间,姜昭游也真的没有再来玄华峰找过他。

    但是显然知鹤就被男主的演技给骗到了,听了他的话,脸上表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你不知?”知鹤肃然问道。

    “弟子在外历练,又怎么伤他?”

    西泠心道:这个确实不怪你,只怪我自己,为了你,差点没命。

    知鹤忖度一阵,约莫觉得有理,姜昭游回来的时辰短暂,又被立即拉去提审,还来不及做这些,他沉吟片刻,又问道:“那么此猫旧伤如何解释。”

    姜昭游道:“不瞒峰主,这只猫,原是一个江湖老道人养的猫,弟子拜入归元派前,曾……被那老道人所骗,跟着他江湖游走过些时日。”他微微一停顿,“只是那老道人惨无人性,不止对猫时有虐待,对弟子也打骂有加,下手残忍,弟子后来好不容易寻机逃走,虽然连自己的生计也没有着落,但到底和猫有了些感情,不忍见猫在他手上受苦,顺道便带走了猫,和他相依为命,待他如亲如友,是绝不忍心伤他虐他的,请峰主明鉴。”

    大约是回忆起了儿时的辛酸往事,姜昭游眼眶都盈出些泪水来。

    深知他为人是除非要骗人否则从不示弱的西泠表示,此等演技,当真令人拍案叫绝。

    知鹤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起来吧,是我错怪你。没想到,你以前如此不易。”

    西泠:……

    好吧,这句勉强也不算错,姜昭游的童年是真挺不容易的,他本来也是一介凡人,生在爹疼娘宠的富裕家庭,幼时可谓是聪颖骄纵、顽劣桀骜之辈,别说先前给知鹤下跪,捉弄长辈给他下跪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偏偏他娘无限溺爱他,他爹想管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