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欠你一只叫花鸡
作者:萌天枫枫   一个人的武侠游记最新章节     
    夜渐深,寂静的荒野,却因多了两个人而显得热闹起来。

    熊熊燃烧的火光映得周围一片透亮,本来舒适和谐的氛围却因两人的对话显得莫名诡异起来。

    “不够刺激,把那瓶断肠散拿过来。”

    “我看还是放点这个吧。”洪七将三尸脑神丹的瓶子递给杨慕玄。

    “十香软骨散呢,这个要多放一点。”

    “嗯嗯,多放点才更香。”

    …………

    如果有人过来,听到他两人的对话,肯定会以为这是哪个预备谋财害命的现场。

    当两人一人抱着一只热腾腾的烧鸡大快朵颐时,杨慕玄发散思维想着。

    杨慕玄在地球时偶尔闲来无事,有时也研究一下各种美食,是以手艺也是不赖,特别是穿越到新世界,露宿荒郊野外便是寻常,是以他便长备一些调料以佐调味。一道叫花鸡,吃的洪七赞不绝口。

    一只肥美烧鸡,片刻便被洪七凤卷残云的吃得干干净净,一面吃,一面不住赞美:“妙极,妙极,我可整治不出这般了不起的叫化鸡。”

    他拍了拍肚皮,叫道:“肚皮啊肚皮,这样好吃的鸡,很少下过肚吧?”

    杨慕玄笑了一笑说道:“你是丐帮帮主,全天下的叫花子中数你最大,可谓是叫花祖宗,叫花鸡今日奉给叫花祖宗,叫花鸡是荣幸之至。”

    洪七将葫芦取出,拔开塞子,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将葫芦递给杨慕玄,想了想,又将手缩了回去。

    杨慕玄见状,道:“你方才吃的是狼吞虎咽,怎么连口酒都吝啬的不肯请我喝一口?”

    洪七尴尬一笑,道:“这种酒你可喝不惯。”

    杨慕玄也不答话,从洪七手中接过盛酒的葫芦。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只木碗来,当即将酒倒满。这酒色泽如琥珀,粘稠如蜜,止不住的酒香四溢,杨慕玄端起木碗一饮而尽,常舒一口气,连道好酒,当即又倒上一碗。

    洪七见杨慕玄行止,眼中是掩不住的欣赏,但是见他又倒了一碗,忙不迭从杨慕玄手中将葫芦抢过,道:“不成,不成,我就这么一点,喝完可就没有了。”说罢摇摇葫芦,听动静葫芦中所剩无几,便心疼的摇摇头。

    杨慕玄这次慢慢细品,却是越品越觉得香醇可口。见洪七如此,道:“这酒我要是再喝不惯,恐怕天底下就没有能称之为酒的了。还有没有,不要这么气,再给我喝一口。”

    洪七洋洋得意道:“这是自然,我可是好不容易从金国禁宫里得来的贡酒,绝世佳酿,就是皇帝也不能时常喝到。你要想喝,找金国皇帝要去,我这里可没有。”

    {}/  就此而言,洪七所追求的逍遥的境界,是和世俗世界区隔开的,远离尘世间的,这一点上,其实倒很像黄药师。黄药师不侔于世俗,处事方式号称“东邪”,处所也是孤立于世外的桃花岛。

    这时洪七一看天色,道:“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天色不早了,恐怕我那帮崽子们还在等着我呢,我得走了。”

    说罢,不待杨慕玄一句挽留,扬长而走。

    这次他却没用轻功,一步一步的离去,“今天我很开心,期待下次再见罢。”

    杨慕玄抱拳道:“不送。”他看着洪七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他所见到的洪七公,似乎一直在路上。

    洪七身上,好似有着挥之不去的世俗烟火,间或还有温情流露,但除了美食,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停住脚步,只留下飘渺的背影和传说。

    正如方才传授于他的“逍遥游”,这是洪七年轻时的功夫,后来又换了阳刚纯粹的降龙十八掌,却更加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不知金庸写他武功的变迁,是否要与“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学无穷者”的境界暗合?

    “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好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裘千仞,你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杨慕玄耳边突然响起这段话,此时的洪七,背影挺拔,他却不自觉和脑海中二十年后在华山绝顶时的洪七公所重合。

    以前读射雕,杨慕玄望见的是他立于华山绝顶的身影,得以与他共赏这山河浩大,云海苍茫;但如今,杨慕玄突然感觉自己太过庸俗,同样在红尘中行走,但自己却无法看清洪七的去处。他像个早已获知终点的旅人,只是选一条最适意的路线来走,随身行囊,不过一个酒葫芦和一根不离口的鸡腿,步履悠然,而又无半点窒碍。

    “他有他的逍遥,我却有自己的追求,或许在他看来,我才是真正的俗人吧。只能目送着想象中他的身影远去。却不能与他红尘路上同行,憾事,憾事。”

    杨慕玄心中感叹,看着洪七的身影已经消失于前方,忍不住道:“洪七,前路漫漫,你这位红尘过客,且慢行,待下次见面,可要记得,我还欠你一只叫花鸡啊!”

    时微风落叶之声不绝于耳,轻风荡漾,却听一道声音远远传来,似有似无,杨慕玄却听得真切。

    “好啊,你可不要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