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猎户乌平
作者:全真诚云   天罡地煞炼元神最新章节     
    次日,秦越一大早就起来,练了一套乾坤养生拳法,觉得浑身如一,手足相随,肩跨相合,肘膝对应,身随意转,阴阳相应,浑身舒泰无比,这才收功。

    接着一大早去了早市,青羊县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内部一切供应俱全,有许多做小生意的商贩在城门大开就带着货物进城,谋取一天的生活所需,各色货物应有尽有,但今日出门,进门贩卖货物的百姓寥寥无几,本来热闹的早市看起来有些冷清,让他好一阵纳闷。

    而且少了些卖山货的,让他更加郁闷,如在平时,早上最多的就是买山货的,城外的一些村庄内有许多猎户,一般都会来青羊县贩卖,哪怕往年也是如此,即使知道匈奴人这个季节出来打草谷,也挡不住他们贩卖货物,换取一些物资储备,准备过冬的热情。

    此地四季分明,冬天异常寒冷,还会遇到大雪封山,就不适合进入山林之中寻找猎物,连进山都困难,就别说打猎了,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有大批的山民进城售卖猎物,以换取寒冬所需。

    但秦岳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想要买的肉食,这些猎户都好像商量好了一般,大部分都不见人影,就在要放弃的那一刻,忽然前方人群中出现一阵骚动,许多人围着争吵着什么,秦岳好奇,也仗着身强体壮,挤进人群中。

    就见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壮汉肩扛一头野猪,正看着两人争吵,恰好秦岳认识两人,一家正是田家的一个管家,好像是专门负责采买货物的,而另一人正是县城中的一个小吏,但明显面对田家的一个管家,有些气势不足。

    让秦岳也不得不对田家的威势心惊,没想到连官府之人都不放在眼里,虽然小吏只是在官府领了个小差事,但也算是官府的正式编制,田家管事趾高气扬的大声说着,而小吏被压得明显低了一头。

    最后还是田家管事厉害一些,赢了县衙小吏,扔下几两银子给壮汉,就招呼人将野猪抬走,临走时还不忘对小吏挤兑一翻。

    秦岳对两人争吵丝毫不感兴趣,也明了县衙跟田家的矛盾已经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简直就是无处不争斗,只要两方人见面,总会让人有热闹可看。

    ‘但也不妨碍两家是做出样子给别人看的’,秦岳有些恶意的想道。

    秦岳虽然也喜欢野猪肉,不但肉质鲜美,而且营养丰富,在山里生活的野猪,经常啃食一些草药,又经常乱跑,肉质紧密,是一种上等的补充气血的食材。

    再看这头野猪,起码生长了有十个年头,身材跟牛犊子都有得一拼,若不是被抓住杀了,身上散发着隐隐的威压,秦岳可感受的一清二楚,是数一数二额猛兽,若不是被猎杀,过上几年,说不定采集够帝流浆就会发生蜕变,成为妖物。

    但此时可没有丝毫争抢的资本,不管是田家还是县衙,都不是他此时能够应付的,只要招惹了这两家,随便施展一些手段就能让他活不下去。

    此时秦岳关心的是为什么没人售卖山货,难道猎户们物资都充足了吗,或者有了更好的售卖点。

    这个问题其余人显然也关心,有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人对着壮汉问道:“这位壮士,不知为什么这几日来县城买猎物的少了许多?”

    壮汉呵呵一笑,将银子揣进怀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也许是心情好,说道:“不是没人来售卖猎物,而是山里的猎物都消失了一样,这头野猪也是我跟踪了好几天,一直追到山羊县边境才抓住,都快跑到燕国边境了,若是这头野猪再跑上三十里路,就冲进燕国了,到时候只能让他跑了。”

    “什么?”

    穿着得体的中年人有些吃惊,接着问道:“那咱门三羊县的猎物是不是都跑到那边去了?”

    旁边的人无不发生惊叹,此地离燕国虽然不远,但差不多也有两百里路,壮汉能从那边背回来,可见其力气之大,真是一等一的猛人,周围人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

    壮汉呵呵一笑,显然早就经历过好多次了,并不为之所动,收拾好东西,望肩膀上一扛,说道:“差不多吧,沿途倒是见到了许多猎物,看痕迹就像是去燕国那边的,若不是我已经盯了这头野猪好多天了,说不定就要放弃了,抓点别的东西售卖。”

    “这头野猪可真沉,用了两天才背回来,我得回去休息休息。”

    说完对着众人一拱手,说道:“多谢各位对我得支持,告辞了。”

    “壮士慢走。”

    中年人也拱手说道。

    “壮士告辞。”

    人群中纷纷发出善意的声音,这壮汉身强体壮,而且看起来比较实诚,虽然有点一根筋,但做起事来也是干净利落,看来也不是一个简单人,人都是崇拜强者的。

    秦岳也对这大汉很是心惊讶,体力充沛,竟然能追一头野猪好几百里路,就连武士估计也很难做到,估计只有资深武士,筋骨皮膜大成的,或者五脏六腑经过锻炼的武师,气息悠长,奔行几百里不在话下,而这壮汉能做到这样,而且还扛着一头野猪,可见力气之大,武力不凡。

    秦岳暗中观察了一翻,这壮汉尽然没有丝毫练武人的痕迹,也就是说此人真的是天赋异于常人,或者误食了什么仙芝灵草,不然也没办法解释这种事情。

    “的确是一块修炼武道的好苗子,若是让我培训,只要点名诀窍,让其自行修炼,将这一身力气整合统一,就能有所成就,若是在军中,学习了杀伐之道,绝对是一名冲锋陷阵的猛将。”

    秦岳对此人做出了评价,但也对此人是相当眼馋,若是能交个朋友,也能对他起到大帮助,但自知此时刚刚修炼,估计对上此人都不一定是对手,怎么给说,再说此时正是关键时刻,也没时间去处理这事,但不妨碍结点善缘。

    想到此,秦岳暂时熄了买点野味自己做饭菜的想法,跟上前去,壮汉似乎没有察觉,但秦岳发现,壮汉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就知道已经发现有人跟他。

    秦岳也不在意,本来就没想着隐藏行踪,想结交一二,又不是去杀人害命的。

    壮汉走了一会,看到街上的人少了一些,忽然转过身来,一副戒备的样子说道:“不知这位小哥为何跟着我?”

    秦岳对着壮汉一拱手,说道:“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看你身强体壮,气力悠长,想结交一二,并没有别的想法。”

    壮汉笑了一下,说道:“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秦岳心中暗道,这壮汉看似粗狂,其实也是个细致之人,不像肌肉发达的,头脑简单之人,也不在意,说道:“在下秦岳,家中在县城开了家铁匠铺,以打造铁器刀剑为生,只是看你一身力气,手上有没有趁手的兵器,就想问问有没有需要的,若是有件趁手的兵器,也能多做点事情。”

    壮汉心中一动,也知道自家事情,摸了摸怀中的银两,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虽然卖了野猪还有些钱,但前几年母亲病重,欠了些银子,这些还得去还账,多谢秦小哥好意,只能说抱歉了。”

    想了一下,见秦越对他礼遇有加,不能失了礼数,说道:“在下乌平,住在武家庄,平时以打猎为生,若是秦小哥需要野味,可以找我,不说天天有,但几天之内送上一趟还是可以的。”

    秦岳心中一动,乌姓在这边大多数都是匈奴人,这乌平看打扮特点,不像弓马娴熟之人,肯定不是匈奴人了,匈奴人双腿强健,但比陈国人稍短,上身躯干健壮,这乌平没这特点,身体均匀,但也不排除天赋好的这种可能。

    此人在他的记忆中存在过,就是能猎杀猛虎的一个猎户,但后来再没听到过,想来若不是出了事,就是去了别处。

    在看到其余人对他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也知道这人就是猎户,不是匈奴人,确定身份之后,秦岳心中一动,若是关系好了,联合做点事情也是可以的,而且所需要的猎物也能有着落。

    就说道:“那就多谢乌兄了,我正好来集市想买点野味,哪知整个集市都没啥东西,只要出现就被人抢走。”

    秦岳觉得对这种有孝心,而且毅力深厚的人,还是直接交心比较好,就说道:“不瞒乌兄,在下最近练习武道,需要大量的血食,若是乌兄肯相助,在下感激不尽,乌兄放心,该多少银子我一分也不会少。”

    “秦小哥尽然修习武道?”乌平眼睛亮了,显然对武道爷感兴趣,在山里谋生的人,没有哪个不对武道感兴趣,学了武道,起码生存几率大大增加。

    秦岳笑着说道:“是啊,家礼找了一本外家绝技练着,没有补充气血的食材,进步就慢了,所以来早市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猎物,这不就看到乌大哥买野猪了。”

    几声兄弟之后,乌平微微有些感动,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本身异于常人,而且还是外来户,跟老娘相依为命,从小就被人当做怪物,不合群,若不是有个有见识的老娘,说不定就会到山林里当野人去了,跟人接触的少,秦岳的几声兄弟让他不在处于戒备状态。

    而且,秦岳还是修炼武道的,让他心生好感,毕竟武道也是他内心所渴望的东西。

    想了一下,说道:“我答应你,秦小哥说个地方,以后我打了猎物,先送到你家去。”

    犹豫了一下,说道:“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满山的大型猎物都往东边跑,你也刚听说了,那头野猪还是我追了好几天在燕国边境抓来的,这几天只能剩下一些小猎物,还希望秦小哥不要嫌弃。”

    秦岳笑了一下,说道:“哪能呢,有乌兄这份意思,小弟我就很感激了,乌兄若是不嫌弃,叫我秦兄弟就成,我秦岳对人将心比心,对乌大哥这种豪气之人可很想结交。”

    乌平犹豫着,虽然很心动,但一时难以决定,也记得老娘对自己叮嘱,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事我得回去问问我娘,你也知道,我经常在山林之中,不通人情世故,有些道理我也不是太懂,还请秦小哥见谅。”

    “应该的,应该的,乌大哥是孝顺之人,小弟佩服。”

    秦越笑着说道,也从这些话中分析出此人的一些特性,最大的特点就是孝顺,而且没什么朋友,基本不怎么跟人交往,而且说话有度,是个可交之人。

    至于收服什么的,秦岳早就打消了此种想法,不想如前世一般,学着门派世,朝廷,去奴役人,收服人,最后没用了一脚踢开,今生肯定与前世要有区别,不光生命重生,而且要从思想上重生,一切都得看情况,不想去奴役一个有灵魂,有自我的人,那样无异于夺了他的性命。

    对待乌平,就存在了这种心思。

    乌平虽然没答应称兄道弟,但还是保证着说道:“放心吧,等大猎物回来之后,我肯定第一个给你送过去。”

    秦岳心中一动,暗道这乌平肯定还不知道匈奴人有大动作,往年打草谷都是小部队,抓些散户,小村庄,而大的庄子自己就有防护,人少的话很难攻破,而武家庄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子,而且地理位置有优势,只要防守紧密,没个三五百匈奴人休想攻进去。

    但今年不同往年,匈奴人有大动作,不想以往都是小股部队,记得前世他后来回来过,整个三羊县城外的村庄都被屠杀一空,活着的人不足三成,真的是一场浩劫。

    三羊县是黄羊县,青羊县,石羊县的统称,以西是黄羊县,离秦国比较近,中间是青羊县,最东边的石羊县靠近燕国,属于凉州兰山郡管辖,因为在兰山关之外,虽说属于陈国,但陈国兵马基本都驻扎在兰山关,这就将三羊县给孤立起来。

    三面环敌,东有大秦,北遇匈奴,东临燕国,而且还有个陈国在背后时不时的出来收租子,在秦岳看来,这三羊县的百姓能活下来都是一个奇迹,经常被劫掠,也造成了三羊县之内的民风彪悍,为人凶狠。

    接着有些疑惑的对乌平说道:“难道乌大哥不知道匈奴人要打来了?兵马出动,野兽们的灵觉最为敏锐,肯定是感觉到了危险,才离开的。”

    乌平心中一动,也觉得如此,就是他自己,在山林中生活久了,灵觉都很敏锐,也许是天赋,也许是环境造就,堪比野兽,说道:“不瞒秦小哥,就是我在山林中都感觉气氛有些凝重,不知为什么,越往西,感觉越危险,越往东感觉越安全。”

    “哦?没想到乌大哥还是天赋秉异之人。”

    秦岳心中一动,称赞一句,也没想到乌平会泄露自己的底细,也觉得能理解,虽然对外人有防备,但经验还是有些不足,很正常,接着还是不漏痕迹的说出匈奴之事,希望提醒一二,结个善缘,这才是这次的目的。

    “难道乌大哥不知道匈奴这次会有大动作吗?这次出动的人是以往的十倍,乌大哥虽然雄壮有力,可以以一当十,但遇上匈奴骑兵还是要小心些,万一被缠住跑都没法跑。”

    “什么?”

    乌平心里一惊,接着说道:“不会的,武家庄围墙高,防御坚实,匈奴人肯定打不开。”

    心中不平静,好似在给自己宽心,但秦岳知道,这乌平将此事放在心上了,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他的顾忌,乌平身强体壮,天赋秉异,再加上气息悠长,往深山老林里一躲,想要找他都很难,更别说是杀了他了,一定是有什么放不下。

    再结合他刚才说到的家人,还有一个老娘,就知道这是原因了,秦岳看着有些失魂的乌平,有些不忍,觉得还是提醒一下的好,就说道:“乌大哥何不带着家人一起出去躲躲?一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地方,而且那个地方很安全,等匈奴人走了,再出来不就行了。”

    乌平眼睛一亮,说道:“我怎么没想到。”

    但随即心头一黯,但随即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对秦岳一拱手说道:“多谢秦小哥,若不是秦小哥提醒,这次就危险了,若是我乌平这次能活着,一定会报答你的大恩。”

    秦岳一笑说道:“不必如此,乌兄当我是兄弟就成了,是兄弟何必见外。”

    乌平神色一定,说道:“多谢秦兄弟。”

    看着好像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秦岳也明白这是乌平对自己的肯定,虽然没请示他的母亲,自己做了决定,但这种人只要决定,就很难更改,秦岳对此也很满意,也知道此时乌平得到了消息,肯定急于回去,至于泄密什么的,秦岳根本就不在乎,难道泄密的话匈奴人就不来了?

    匈奴人肯定已经集结完毕,说不定已经快来了,就不能撤兵,若是朝令夕改,且不说政令难以通行,前期准备耗费巨大,若是没有收益,这次匈奴背后的主帅肯定威望大减,到时候得不偿失。

    既然乌平肯定了自己,就不急了,不能太快,还要缓和一下,不能一蹴而就,就说道:“看乌大哥还有急事,小弟我就不留你了,等忙完了可以来找我,县城西北的那家秦家铁铺就是我家,直接过来就行。”

    乌平对秦岳心中也很感谢,说道:“多谢秦兄弟理解,失礼之处还请担待,等忙完了定会来找秦兄弟。”

    秦岳笑着点点头,对着乌平一礼,乌平告辞之后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秦岳看着离开的乌平一眼,暗道一声。

    ‘希望你能在这次兵乱中活下去。’

    至于整个三羊县的这次浩劫,秦岳就表示无能为力了,连自己都不敢保证能不能活下去,怎么能去考虑他人,结合前世的一些信息,越发的觉得这次事情没那么简单,也越发坚定了提升实力的想法。

    在街口随便买了些羊肉,就回家了。